凉皮味的鱼籽

【三日鹤】捞月亮的鹤


*灵感源于语文阅读《捞月亮的母亲》(其实两者没太大关系)(只有像我这种日夜更替孜孜不倦学习成绩却仍然爆炸的人才能理解我)
*私设刀剑在遇到审神者之前可以变成付丧神
*第一次写文,可能有不足,请谅解
—————————————————
先讲讲他们相遇的故事吧

彼时鹤丸国永在安达贞泰家时,心性跳脱,常常趁着主人远行的时候背着简单的行李漫无目地四处游荡。
有一天天黑之后,他来到一个偏僻的山区。在那座贫瘠大山的一处平整山坡上,鹤丸点燃了一堆柴火准备在野外过夜。就在似睡非睡之际,鹤丸听到远处传来了细微的声音。鹤丸吃了一惊,以为是有野兽出没,顿时睡意全无,连忙小心地坐起来,仔细寻找声音的来源。很快,顺着声响传来的方向,鹤丸看到了一个穿着一件华丽的蓝色狩衣的男人披着漫山的月光从山上走下来,那慢悠悠的调子也许是个老爷爷吧。
鹤丸屏住呼吸,这时已经接近午夜,居然还有人来山上,种种灵异传说让他不寒而栗。可是,三日月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鹤丸,一言不发不疾不徐地走着。
好奇心最终让鹤丸战胜了恐惧,他小心翼翼地徇着三日月的背影走去。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远远地,鹤丸看到三日月停下了脚步,那里居然有一口水井,鹤丸不禁怀疑这位老爷爷是否迷路了。
三日月循着井边望着天空上的新月,鹤丸也躲在灌木丛中看着新月。柔和的月光尽数洒在三日月的身上,鹤丸这才看得有些清楚。那哪里是老爷爷啊!那分明就是一个美人啊!在如此景致下,鹤丸不禁被美丽的月光迷了眼。
一两个小时过去了,鹤丸不再犹豫,快步从灌木丛中走出,来到月亮的面前。在寂静的午夜,三日月竟对鹤丸这个不速之客没有丝毫不安与恐惧,只是微笑地看着他:
“鹤。”
水波流转之间,鹤丸看到了他眼中的新月。
“三日月。”
鹤丸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叫出他的名字,或许是刚刚不经意间瞥过三日月腰间的佩刀,又或许是他眼中的那一轮新月。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这是三条宗近最得意的作品,名刀三日月。是一把受尽宠爱的美丽的刀。鹤丸心里默念道。他以前早就听五条国永说过三日月,当时五条的眼神是他永远都不能忘的。当时只是觉得很夸张,如今一见,果然还是......
“三日月,你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
鹤丸话一出,就有些后悔了,他在想自己可面对的是三日月,这种质问般的语气肯定会被高贵的他所嘲笑和不满。
自己毕竟是上过战场的刀,身上总是沾有鲜血的。
三日月没回答鹤丸,自顾自地说:“哈哈哈,鹤是跟了我很久吗?这山上一直没有什么人呢,本以为也只有像我这样的老爷爷晚上来看看风景......没曾想还有人会来这里,真是可爱的孩子啊......不过,这山上很凉,跟我到家里休息吧。本想下山再叫醒你的,没想到你跟着我来到了此地。”
鹤丸突然明白,一直高高挂在天上受人欣赏和赞叹的新月,在这样寂寞的夜晚,也是会孤独的。
鹤丸点了点头。
“我本来也以为这山上只有我一个人。”
太好了。
———这是他们相互说的第一段话

鹤丸默默地跟在三日月后面,回到三日月家中。
三日月的家在半山腰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且极为简陋——只有一个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和一张床,桌子上面摆了一套茶具和一包茶叶。鹤丸根本不用猜也知道那只是三日月想要出来短暂散散心的一处临时居所,没有刀剑可以摆脱自己的命运。
想到这里,鹤丸心里很不是滋味。
三日月熟练地给鹤丸和自己各泡了一杯茶,并请鹤丸坐下,自己也缓身坐下,轻泯了一口茶水。如此得当的礼仪凸显了他平安贵族的身份。
“鹤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或许是无聊吧。这样,你不就有了一个陪聊的人吗?”
“嗯。”三日月对着鹤丸满面春风地微笑着。鹤丸也报以他一个微笑。
之后他们开始了彻夜的长聊,聊到自己的出身,聊到现在的主人,聊到目前的处境,聊到一成不变的刀生......鹤丸又聊到刚刚在山上看见夜空中有一轮新月,而井中也有一轮新月,不像天空中的那轮遥不可及,自己仿佛触手可得......三日月笑着回应说,那我眼中的新月岂不是比井中的更近,鹤若想要便送给鹤了...... 长夜就像无边无际的黑夜笼罩着他们,聊着聊着就不知不觉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们相拥而睡。
“三日月,不如,今晚我们一起去井中捞月亮吧。”
三日月看着怀中熟睡的鹤丸说着梦话。
“鹤,不如,你永远留在这里可好?”
———这是他们第一次心动

三日月早上醒来,身上仿佛还有鹤丸的温度 可人却是实实在在的不见了。
三日月,不如,今晚我们一起去井中捞月亮吧。
三日月想起鹤丸昨天迷迷糊糊地在睡梦中说的这句话,不禁苦笑起来。
鹤......飞走了呢......
三日月知道鹤丸的主人现在需要鹤丸,最可笑的是自己最多也只能再呆在这里不过三五天,最后再乖乖的躺在刀架上任人观赏评价。可鹤丸作为一把上战场的刀,未来都是一个未知数,就算折断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不管怎么样鹤丸跟自己也摆脱不了刀剑的命运吗?哈哈哈,也只能接受啊......

鹤丸跟着安达下墓的时候,他还在想着三日月。他在黑暗中伸出自己的五指,渴望透过这片泥土捕捉到大地上方的新月,可举了不过五秒钟也就放弃了。
那么的遥不可及。
鹤丸转身看了一眼沉睡的安达,洒脱地笑了笑,仿佛自己还在战场上为他奋身杀敌的那一刻。
晚安,安达。
哦,对了。晚安,三日月。
-------------时间跨越线---------------
再说说他们再次相遇的故事吧

彼时鹤丸国永在本丸的时候,心性跳脱,常常趁着审神者不在的时候背着简单的行囊漫无目的......哦不目的明显的四处捞月。有一天天黑之后,他来到一个偏僻的山区。在那座几乎被审神者踏平的大山一处平整山坡上,鹤丸点燃了一堆柴火准备在野外过夜,就在似睡非睡之际,鹤丸听到远处传来了细微的声音。鹤丸吃了一惊,以为是有检非出没,顿时睡意全无,连忙小心地坐起来,仔细寻找声音的来源。很快,顺着声响传来的方向......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这场景怎么这么熟?
突然正前方传来一阵哈哈。

“哈哈哈,鹤,找到你了哦。”

“三日月。”

“怎么样?我可是还记得那个捞月亮的约定啊。”

——————————————fin.


作者:
最后的时候,鹤球其实第一个说话:“哈哈哈哈,三日月我终于捞到你了......再不捞到你婶婶就要让我永久定居5-4了......balabalabala
因为影响文风就没放进去( ̄▽ ̄)

三明你说!你上山真的只是为了看风景吗!?



评论(5)

热度(23)